美丽的长涂 我的第二故乡
发布日期:2019-04-11 浏览次数:

2010年春节长假,浦东航头战友小吴约我去第二故乡长涂岛。阔别25年重返故地,思绪万千,战友之情、军民共建鱼水之谊,点点滴滴,浮现眼前……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那里的岛屿峋美、惊涛拍岸、碧海蓝天,有我国最大的渔场——嵊泗渔场,盛产丰富鲜美的海产品;那里的景色秀丽、阳光明媚、碧海金沙,有闻名中外的旅游胜地——海天佛国普陀山;那里的民风纯朴、人民勤劳,有捕鱼能手、也有英姿飒爽、多姿多彩的——海岛女民兵。那就是舟山群岛,1390多个风光旖旎、美丽富饶的岛礁,镶嵌在浩瀚的东海上,星罗棋布,拱卫祖国的安危。其中,长涂岛——就是我梦牵魂绕的第二故乡,那里有我的军旅之梦。

“再见吧,妈妈,再见吧,妈妈。军号已吹响,钢枪已擦亮,行装已背好,部队要出发。你不要悄悄地流泪,你不要把儿牵挂,当我从战场上凯旋归来,再来看望亲爱的妈妈。再见吧,妈妈,再见吧,妈妈。军号已吹响,钢枪已擦亮,行装已背好,部队要出发。你不要悄悄地流泪,你不要把儿牵挂,假如我在战斗中英雄牺牲,山茶花会陪伴着妈妈。”中越自卫反击战的炮声,让我在《再见吧,妈妈》的歌声中,告别故乡,告别亲爱的妈妈,踏上从军之路,报效祖国。命运之神没有让我上老山前线,血洒疆场,而是来到浙江江山的老虎山下,海军东海舰队第二训练团。经过近一年艰苦紧张的入伍训练和专业学习,1980年10月,分配到舟山基地长涂水警区司令部直属队通信站电台一分队。从此,在长涂度过了四年的青春岁月。小吴则是我离开军营那年,刚从训练团分到通信站的上海老乡。

海轮从小洋山深水港出发,向舟山方向驶去,我的思绪也随海风向长涂飞驰------望着滚滚东流海水,平日里海鸟逐浪百舸争流情景,因节日的到来而显得宁静;看弦窗外万山葱郁,岛隔着岛,礁连着礁,海轮轻车熟路穿行其间。二个小时后,我俩踏上了岱山的双合码头,又经半小时的车程,来到“蓬来仙境”高亭镇,乘上快船眺望对岸的长涂岛,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。长涂岛位于舟山本岛以北,分为大长涂和小长涂岛,小长涂是镇政府所在地,民众大多居住在此。中间为长涂港,全长约5公里,江宽500---800米,江水由西向东流了一程后,往北一拐奔向大海,独特的地理条件,使之成为一条天然而隐蔽的军港。在倭井潭老街处有一渡口,联系着两岸民众的往来,并有客轮通往岛外。江南原是我海军的某导弹艇和鱼雷快艇部队的驻地,导弹艇和鱼雷艇有序停在码头,江岸边是矗立成排的水兵楼;江北则是水警区司令部所在,码头停靠着炮艇和登陆艇等辅助船,山顶之上则是我海军岸炮营,可以封锁港口海面。如今随着部队的整编,早不见踪迹。

船经西口江面,向山顶望去,蔬松的树木丛中,西口信号台方正的营房依旧还在,却不见战友身影,有道是“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”,我的战友早已离他远去。记得在站部工作时,去过中心信号台、随送给养的登陆艇去北口信号台,而西口信号台是否上去过,印象不是很深,有点遗憾。山脚下,一幢宏伟的大厦孤单地耸立岸边,格外显眼;面海的山崖上,嵌着“金海湾造船基地”的大色红字,分外鲜艳夺目。场地上龙门吊机高高挺立,一个已初具规模的海洋装备造船企业基地。

15分钟的航程,船儿靠上了目的地码头------大埔口,这里应该是原水警区一号码头所在。一座新建不久、高大宽畅的候船室映入眼前,售票处、休息室、旅客通道、停车场一应俱全。场外一条宽畅的白色马路由西向东直抵长涂老街,左侧的农田被陆续建造的民居和造船基地员工楼所替代,右侧沿江滩涂已建成混泥土防潮大堤,堤岸边上是一片绿地,纵长的2-3公里,种植花草树木;归港的渔船静静地停泊在港中,渔船在海水的涌动下轻轻摇晃,桅杆上悬挂着的国旗、彩旗迎风飘扬。渔民们侧带着一年的收获上岸和家人团聚,沉浸在祥和的年味中,祈望来年有更好的收成。

当晚为我们接风的是倭井潭社区的邱主任,还有徐书记,部队警通连的邹指导员、董分队长、士官小彭,小邱在苏州工作的同学。杯中斟满香浓的红酒,品尝着舟山的海鲜,畅谈小岛的风土人情,别后的人生练历,家庭生活,真有回家的感觉。那晚我和小吴喝茶聊天谈得投机,小吴讲起了长涂情结:在与驻地军民共建活动时,部队顾副教导员带着小吴等,到驻地倭井潭社区搞文化学习、文艺活动,而她是军民共建活动时的女民兵,经常参加女民兵为部队洗被子、文艺表演进行军民互动活动,建立了深厚情谊。1987年10月,小吴退出现役,她带着女民兵到码头送行,依依惜别。限于当时通信条件,彼此再无联系,唯有深深的思念。而刚满20岁的她,在日后的村委选举中,当选为村主任成了小岛新闻,《舟山日报》报道,称其是“女丫村长”。她便是现任社区主任、支部副书记——邱珍球。

小吴与小邱主任的重逢,也富有戏剧性,是一种巧遇。小吴退役后在镇合资企业当业务员,身为党员的他工作很努力,有上进性,被列为梯队培养对象。巧的是浦东新区某镇党委书记也是复退军人,驻地也是长涂岛,考察中党委书记了解到小吴也有在长涂当兵经历,便有了共同语言。经过多年的努力,小吴已是镇工业园区的总支书记。

2009年5月,长涂镇党委组织有关人员到某镇考察学习,恰巧小邱主任也是组员。镇党委作东招待,镇书记席间闲谈当年在长涂从军的岁月,并说这里还有个小吴也曾在长涂当兵,不知有誰认识?听罢镇书记的介绍,邱主任的脑海记忆中,浮现出小吴的印象,小吴?吴林初,不就是军民共建活动时的吴老师吗?于是说:“书记,我认识吴林初,军民共建时的老师。正是太巧了,见个面吧。”镇书记闻知有人认识小吴,激动不已,连说:“好的,好的,我叫他过来”。正在市区办事的小吴,接到书记“另有重要任务”的电话,不敢怠慢,一路驱车疾驶往回赶,疑惑之中走进了酒店包房。满面笑意的镇委书记用本地话对小吴说:“长涂有人来看侬了,认认看?”要知道离开军营22年了,世界在改变,一切都在变,更何妨人的变化。环顾所有的客人,小吴一下“晕”了,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但又不敢肯定是誰。镇书记笑着又说:“别急,再仔细认认。”小吴重新环视客人,逐一过目,视线慢慢落在一位女同志的脸上,那眼神,那笑容是那样熟悉?啊,想起来了:“小邱,邱珍球。戴了眼镜认不出了”。“你好”邱主任带着笑意把手伸了过来,说道:“吴老师当领导了,认不出小妹了”。“哪里哪里,记在心里的,今天真是有缘来相会,我向你敬酒”。跨越22年的时空,二人的双手紧紧地相握,端起酒杯的手有些擅抖,一股暖流涌向心田,泪水悄悄地滴落在杯中。伴随着欢快的笑声、掌声,小吴向远道而来客人一一敬酒,干杯声、喝彩声在房间久久回荡……

自此有了联系,小邱主任节前发出邀请,春节到第二故乡来,看看变化了的小岛,变化了的人。听完小吴真实感人的故事,我的眼眶也有些湿润,很久才入睡。这也是此次舟山长涂之行的原由。

第二天早晨,推开窗户,一缕阳光穿出云层,跃过山顶照耀在静静的小岛上,轻轻飘过的海风有股淡淡的咸涩。这是新年第二个晴好天,好天气好心情。在小邱主任的陪同下,来到曾经工作生活的地方-------通信站。物是人非,随着部队的整编,这里成了扫雷舰九大队属下的警通连。邹指导员的接待了我们,并观看了连史,到曾经工作生活的办公室、训练室、宿舍、食堂,回忆当时情景,眼前不时浮现出战友们的身影,他们是:分队长李卫国,73年兵上海人,住五角场邯郸路,曾是长兴岛插队知青;副分队蔡文举75年兵,福建晋江石狮人,改革开放的前沿。李队长擅长打篮球、文艺表演,蔡队长的特长是吹横笛,师部文艺汇演中总有他们活跃的身影。蔡队长还是业务技术尖子,多次代表基地参加电台收发报比武。老兵有76年的范志刚北京朝阳区金盏乡人,78年兵胡水源、陶正清湖南沅江人、蒋志明上海市区人,79年兵王贵军、刘晓芹安徽固镇人、孙健北京人、于学君辽宁人、陈金法浙江嵊县人,80年的周金龙杭州人、金柱河南南阳人,一个个生龙活虎,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。我亲爱的领导、战友,你们如今在哪里?工作生活还好吗?我衷心地为你们祝福……

时代的发展,部队装备的更新,原先的高低铺不见了,替代的是单人低铺,洁白的床单上叠放着整齐的被子;食堂的方台、条櫈变成了快餐桌椅,有一种家的温馨。士兵的津贴、伙食费也是水涨船高。午餐就在连队食堂,分食制三菜一汤,邹指导员还为我们加了二个海鲜小菜,让我们又重温当兵时的生活。

下午,参观社区街道,改革开放30年,小岛旧貌变新颜。社区街道已不再是昔日的小渔镇,镇政府机关、学校、银行、邮局、医院、药店、超市一应俱全,街道两旁漂亮的民居、私营商店、饭店旅馆、天津包子店、沙县小吃店、网吧、棋牌室等林林总总,汇集一起。街道两旁人行树上挂满了吉庆的红灯笼,随风摆动;街道上人来人往,小公交车、载客车不时驶过,衣着入时、鲜艳的少妇领着小孩在狂街玩耍 ,小孩手中的五彩气球高高地飘在空中,远处不时传来燃放的鞭炮声,一派节日气氛。原部队卫生院山下的倭井潭遗址,水井还在,大水池也还在,青石板铺地,石栏杆围池,水波清清,村民们不时在此汲水洗衣。重新修建的抗倭碑、牌楼、纪念亭庄重气魄,记录着长涂岛民在170多年前,不畏强暴抗击倭寇入侵,保卫家园而流血牺牲的三英烈的故事,富有传统教育意义。倚山而建的老年活动中心也是古色古香,富丽堂煌,具有海岛特色,有图书室、棋牌室、电视室,室外场地上设有健身器材,供老人们锻炼,不时传出的朗朗笑声,展示着他们多彩幸福的晚年生活。

随后,小邱主任与徐书记又驱车陪我们参观了金海湾造船基地。节日的基地显得宁静清凉,只有留守的人员和保安在值勤。但见海边码头一字排开,停泊着几艘造好的、待装修大船,码头上吊机林立,钢管、钢材等材料堆得满地都是,已焊接好的船体构件等待组装。据徐书记介绍:“这里最大一个船坞,可建造50万吨船舶,在亚州也是数一数二的。基地开工已有5年,有员工二、三千人,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和产业链,是长涂镇招商引资的一个重大项目。”造船基地的存在和发展,为长涂镇的产业结构、经济增长、财政税收、本岛人员就业、外来人员务工和第三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活力与生机。从而,打破了传统单一的海洋捕捞和海产品加工业的格局,逐步使长涂岛跨入海洋装备岛行列。汽车慢慢前行,我们不时停下驻足观看,绕场一周后穿越山后隧道,告别了金海湾造船基地。

回程的路上,伴着高速轮的轰鸣,耳边仿佛响起苏小明那甜美的歌声:“军港的夜呀,静悄悄,海浪把战舰轻轻的摇,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,睡梦中露出甜蜜的微笑。海风你轻轻的吹,海浪你轻轻的摇,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,待到朝霞映红了海面,我们的水兵又要远航。”我轻轻地吟唱着……

美丽的长涂岛,正在崛起奋进的长涂镇,我们还会来的,约上我的战友,带上妻子儿女。

我的第二故乡,长涂岛,向你挥手道别。

小邱主任,徐书记,再见了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

 

 

农商行崇明支行:陆惠忠

2010年3月15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信息来源:长涂镇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