遥想
发布日期:2016-10-11 浏览次数:

  “八一”建军节就要到了,我又情不自禁地回想起在部队当水兵的日子。舟山群岛东北部的长涂岛有大、小长涂岛之分,其间横贯一条“S”型的长涂港,是海军基地供一般舰艇驻泊的军港,是“台风刮不进,巨浪涌不起”的天然避风良港。我在这座平淡无奇的海岛上,从倭井潭到长西,从沙湾到五虎礁,许多土地上都留下了我或深或浅的脚印。岁月匆匆,而今我已退休在家,这海岛不知会是什么样子了,但对这军港的印象一直深深地根植在我的记忆里,尤其那军港清美静谧的夜色,一直让我回味。

  每当月色洒下一抹温柔的银光,军港两岸朦胧的山廓在夜色中忽然高大了起来。这边山头上观通站的灯光悠悠,那边西鹤咀的灯塔闪闪,犹如黑丝绒上的闪亮珍珠,神奇而瑰丽。夜,给军港披上了黑色的外衣,使海天融为一体,把军港遮映得更加神秘。那码头上列队而泊的军舰一排排,随着浪花轻舞。锚地中渔火一丛丛,倒映在宁静的海面,随着波浪起伏。江面上不见了海鸥的身影,海潮也恢复了它的平静。水波温柔地抚摸着沙滩,轻哼着无名的夜曲,声音轻柔得仿佛纤细的手指在琴键上轻轻拨动。有多少个夜晚,我曾陪伴月亮在军舰上站岗放哨,有多少个夜晚,我曾在甲板上和战友赏月、谈心、拉家常,有多少个夜晚,我曾在舷窗边的灯下读书、写信、思故乡。

  “军港的夜啊静悄悄,海浪把战舰轻轻地摇,年轻的水兵头枕着波涛,睡梦中露出甜美的微笑。海风你轻轻地吹,海浪你轻轻地摇,远航的水兵多么辛劳,回到了祖国母亲 的怀抱,让我们的水兵好好睡觉……”。置身军港吟听苏小明这首深情的《军港之夜》,把我们融进了面前这宁静的军港,更把我们带进了身后那宁静和谐的渔村海岛。

  夏日的夜晚更令我迷恋。每当夜幕将临,阵阵凉风把暑气赶走,黄浊的海水此时也清澈起来。海面在月光下平平展展,我们常常划起舢板在江面上纳凉游荡。双桨划破了水中银色的月光,激起的水滴发出蓝色的荧光。好奇的我,用船桨拍打起平静的水面,瞧那荧光似水银泄地,如钢花四溅,像礼花瞬间绽放。这荧光有的说是月光反照,有的说是磷体海藻,我相信是后者,是它们群体的杰作。每当大风将起江面尤显平静时,我们常常在夜色中能见到江豚沿着港湾逆流而上,它们贴着水面,仰头起伏,你追我赶,相随而过,有的说是鲨鱼,有的说是海豚,我相信是江豚,是他们恋爱的日子。记得我的那个她来部队探亲时,也迷恋这海岛夏日和煦的晚风,我俩常常手牵着手,肩并着肩,在江堤上散步。此时,我们没有刻意的追求,没有平日的牵挂,没有神童领路,也没有花仙子撒花……。

  每到渔汛季节大风来临之际,七、八公里长的军港便成了名副其实的渔港,江、浙、闽、沪等地的渔船都会云集于此避风。成千上万艘渔船停泊其中,桅樯林立,幡旗飘动,层层叠叠,一览无余。军舰外围也锚泊了众多渔船,那时我们若有任务,离开码头得拿好碰垫或竹篙,从渔船中杀出一条路来。入夜,登高远望,只见渔港灯火一片,红红绿绿,高高低低,遮遮掩掩,明明灭灭,犹如满天繁星晶莹闪亮。远处航道上夜行的渔船一艘艘,闪烁着明亮的灯光缓缓移动,似乎航行在天河,不知是星、是船、是灯、是航标?那光亮仿佛神话中顶天立地的巨人携灯夜访,仿佛天上的街市华灯初放。真乃“无数渔船一港收,渔灯点点漾中流,九天星斗三更落,照遍珊瑚海中洲”。

  大风过后,军港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。

  我喜欢军港那清美静谧的夜色。它没有了白日的繁忙与臊动,只有无限宽广的祥和与宁静;就像一个沉睡在母亲温暖怀抱里的婴儿,脸上满是安祥和温暖的表情。是啊,在这片蓝色的大海上,我们为此献出了青春和热情,不就是为了这祥和与安宁吗?

  作者:长涂老兵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