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海
发布日期:2016-10-11 浏览次数:

  小时候,我有一只海螺壳。它螺旋型的外壳已经发白,背上条条花纹已失去了光泽,仿佛是大海留下的沧桑。听人说“把海螺放在耳边能听到大海的声音”。于是我常常把它放在耳边听啊听,果然能听到隐隐约约的海潮声,呜啦呜啦的,时高时低,时断时续,仿佛能见到一汪浩如烟海的波浪,一层叠着一层,纷至沓来。我想,这海螺也许有着几分灵性吧,或许是其生命对生它养它的海洋那份深深的眷恋吧,肉身早已不存在了,贝壳仍然还留有海潮的回响。    

  我怀着对大海的憧憬和向往,应征加入了海军的队伍。在舟山新兵连集训的那些日子里,我失望了,这里怎么周围全是山呀,哪有什么大海呀?排长告诉我:大海就在不远,晚上你用心就能听到海浪声。果然,当我躺下静下心来听到了时起时伏的海潮声。这似乎 是海的脉博、海的呼吸,我心底深处的那份神往被重新激起,血液的涌动似乎如耳边的海潮声奔流不止,把一天的疲劳冲刷得无影无踪。

  那一天我准了假,与朋友奔向心仪已久的大海。眼前的海浪在大海的簇拥下卷起白色浪花,层层叠叠,滚滚而来,海面宽阔得几乎没有遮拦,于沉沉的天宇之间无限地蔓延而去。面对广阔无边的大海,带给我的是一种深深的震憾,感到自己是多么渺小。见到这久违的梦中之海,我深情地掬一捧海水,仰望苍穹抒发我千般情愫万般思爱。徐徐的海风,你带着咸涩的气息飘过来,浪花在涛声的伴奏下开放,海鸥在斜阳的衬托下歌唱。从这片波涛汹涌的海洋中体现出的宽广胸怀、深沉内涵和多姿多彩,那才是大海的本质,才是大海的本来面目,这不正是我对大海深深的依恋之所在吗?

  多年的军旅生涯,我与大海亲密接触,更加对大海有着一种深深的依恋。在舰艇上的那些日子里,说不清是我拥抱了大海,还是大海怀抱了我。我是天天枕着波涛,波浪拍打我进入梦乡,日日被激荡的浪声催醒,在锚链声中又开始了一天新的航程。我多少次攀上海边的礁石,迎着那腥咸的海风和飞溅的浪花,看着那水中的飞鱼,那翻飞的海鸥,在我面前构成了一幅五光十色的画面。我听惯了船工的号子,看惯了船上的白帆;听惯了渔舟唱晚,看惯了夕阳西下;听惯了沙滩哗哗,一会儿潮涌一会儿潮退,看惯了滩涂跳鱼、独臂蟹窜窜,一会儿洞进一会儿洞出……。此时此刻,一股无法遏止的激情撞击着我,我惊叹于大海的神奇,大海的沉静,这里虽没有钱江潮的气势,也没有普陀潮音洞的神秘,浩浩大海却在平静中孕育着生息,静穆中透露着神圣,高尚中夹带着纯洁,博大中显现着深邃。我也领教过大海的神威,当它发怒时,或许是触犯了它的天律,它会用变天的力气翻江倒海,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,那吼叫撕心裂肺,那涌浪遮天蔽日,那力气摧枯拉朽,让你忍不住敬畏它,退让它,躲避它。

  我自部队转业后,正赶上我国改革开放的大潮。透过泛黄的照片,回眸时代变迁的历史印记,可以听到改革开放大潮中的滚滚涛声。读书潮、出国潮、经商潮、拆迁潮、抄股潮,此起彼伏,涛声阵阵,这是一个大河奔流、潮流涌动的时代。在这个时代大潮中,我们每一个人都毫无例外地接受着改革的冲击、震撼和洗礼,每一个人,都自觉或不自觉地被卷入大潮中。在这难忘的岁月里,我加入了自学的队伍,投入了对新技能的开发培训,开展了机关后勤改革的探索与实践。我们国家,在这风起云涌的世纪之交,香港、澳门回归,加入世贸组织,创建上海合作组织,神七邀游太空,北京奥运举办无与伦比等等不胜枚举。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于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党,制定了符合中国国情的基本国策,并且带领广大人民群众团结一心、众志成城,才取得了如今的成绩。

  我爱听海,听海的潮起潮涌,听海的汹涌澎拜,叹海的波澜壮阔,叹海的生生不息,我情深似海。

  作者:长涂老兵

  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