渔获
发布日期:2016-10-11 浏览次数:

    1975年年底,我船刚从上海4805工厂中修后回到长涂,装修一新的我船,迎来官兵们的陆续参观和啧啧称赞。没想到的是,出厂第一趟任务是去嵊山以东洋面,帮助长涂水产公司收购带鱼。我船怎么成了海上收购船了,这蔟新的船舱——宫指导员摸准了我们的思想,下船专门为这次任务作了动员:“今年带鱼旺发,地方渔业生产忙不过来,寻求部队帮忙。因此,这一光荣任务就落在我们船上,我们有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,要以最大的热情为地方生产服务。”好了,这是“抓革命,促生产”的大事,是军民关系的大事,我们能推托吗?

    舟山群岛是我国最大的渔场,它春季小黄鱼,夏季大黄鱼,秋季乌贼鱼,冬季有带鱼而享誉海内外。当地在长期的渔业生产实践中,形成了以船老大为核心的渔捞作业组织。长涂岛的金老大,水文精通,对舟山的渔汛了若指掌,有满腹捕鱼经,圈内赫赫有名,在部队内部也有传闻。他什么时候出海,大家都会跟着他出海,他驶向什么海域,什么海域就让你撑破渔网。有渔民不信,自行其是,结果就是捕不到多少鱼,你不得不服!因此,岛上渔家老小皆敬其为师,尊其若父,在长涂有“神老大”之称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天下着毛毛细雨,我们带着首长的嘱托启航了。随船出发的不仅有水产公司的收购员,还有搭船要去作业区渔业指挥部的金老大。金老大普普通通,紫铜色的脸膛与渔民没有两样。他钻进了驾驶室,说了一些感谢话之后就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金老大,听说捕鱼要‘ 抢风头’和‘赶风尾’,是这样的吗?”热情豪爽的新任“老鬼”(轮机班长)首先发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也不是这样的!” 金老大玩起了太极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无语。

    金老大喝了口茶说,“这仅仅是气象意义上的说法,那还要看刮什么风?什么时间?” 金老大打开了话匣子。

    “除了天气,还要看天象,看潮汐,看鱼的习性等,要综合起来看。就说目前带鱼渔汛期间,在5-6级西北风前后,鱼群有个集群的过程,风前风后鱼类会到不同的环境去集群。冬天捕带鱼,老百姓还有‘小雪小抲(捕),大雪大抲’,‘带鱼两头尖,勿离海礁边,要吃鲜带鱼,还在浪岗面’等说法哩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鱼的习性很重要。带鱼属于迴游性鱼类,有昼夜垂直移动的习惯。白天鱼群栖息于中、下水层,晚间上升到表层活动,每年冬季呢,会沿东海西部边缘随气候不同作南北向移动。”

    金老大谈起捕鱼经来滔滔不绝,我们听得脑子一愣愣的直打转,可惜现在能回想起来的已不多了,否则整理出来真可申请专利呢!

    船已渐渐驶近捕捞作业区。濛濛细雨中,远处海面渔船扎堆,灯光闪耀,夜空一片闪亮。

    当我船在作业区一下锚,周边满载带鱼的渔船就迅速汇聚过来,争先恐后地向我船靠拢。告别了金老大后,即刻在聚光灯照明下左右开弓(工),吊杆把一框框带鱼吊上甲板,一一过磅后,记下船号和重量,倒进船舱。那带鱼条条一米来长,石骨铁硬,银光闪闪,像一把把宝剑。有的带鱼口含鱼泡,鱼眼突出,那是从深水打捞上来后鱼的内压所致,有的带鱼尾巴上还咬着带鱼,那是带鱼食性杂而且非常贪吃,同类也会相残。我记得那年带鱼的收购价每斤一角六分五厘,遇上大汛期,渔民们日夜捕捞,盼着有个好收成。

    “老大,蟹有伐?”“老鬼”向挂在我船后的渔船发话了,这是我们在海上遇渔民打招呼的常用语言。

    “解放军同志,馒头有伐?”渔民反问上了。当时只见四、五个渔民正在船舱吃饭,放在他们面前的是一脸盆白乎乎的煮带鱼,而端在手上的是一铝盒蒸薯干,渔民们真是辛苦!

    “老鬼”把早上吃剩的四、五个馒头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解放军同志,我们出来已经几天几夜了,你们菜油有伐?”他们又问了。

    几个战士见渔民生活如此艰苦,互相咬咬耳朵,便把厨房里半桶菜油递给了他们。

    那几个渔民向我们招招手,把那根浸在海水里的网绳递给了战士。战士把网绳渐渐拉离水面,下端网兜里活蹦乱跳的海鲜被拉上了甲板。米鱼、鲳鱼、海虾等海鲜铺满了船尾甲板。大家顾不得衣服被沾上鱼腥味,纷纷围着“赠送品”挑选起来。“这么多,谢谢啊!”我们真是不好意思。那些渔民只是说,“这些鱼收购船不收,我们送给解放军!”

    没多久,又有许多渔船向我们围了上来,也要馒头、菜油、酱油、咸盐、柴油等。我们能给的都给了,但柴油不能给,那属于军需品。后来我发现,“老鬼”偷偷地将一油漆桶递给了渔民,那里面盛的肯定是柴油,就这一点能救救渔民的急也就算了,我当作没看见。那些渔民们也豪气,二话不说,就把整框整框的海虾抬上了甲板。有的渔民还扔给我们许多鳗鱼、鱿鱼和一些我们从未见到过的鱼,有的大鳗鱼足有暖水瓶胆那么粗,一时间甲板上铺满了鱼虾。我们要付钱,他们只是摆摆手。

    凌晨,收购员们忙乎了一晚,大舱带鱼已装得满满当当。战士们剖鳗鱼、杀鱿鱼、煮海虾,也忙活了一霄。

  天亮了,雨也停了,我们载着满舱的带鱼,带着丰收的喜悦,满载而归。两舷栏杆上甚至指挥台四周挂满了晾晒的鳗鱼、鱿鱼,像流动货郎担上的货物,随风飘荡,一颠一颠摇晃而去。

  作者:阮益中,原水警区后勤部政治处的干部

  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